沈洁律师联系电话:13917766155

开机时间:365天 8:00~21:00

首页 | 人格权 | 婚姻法 | 继承法 | 收养法 | 侵权法 | 房地产法 | 交通事故 | 民事诉讼法 | 法律法规 | 网站地图

刑法 | 物权法 | 合同法 | 公司法 | 劳动法 | 海商法 | 保险金融 | 知识产权 | 民商事仲裁 | 法制新闻 | 律师介绍

 

洗衣店收衣服有大片污渍,谁来赔偿

服务合同纠纷一案,P至洗衣店送洗包含一件咖啡色毛衣在内的9件衣服,并办理了1,000元的七折IC会员卡。9件衣服的洗衣费合计602元,P通过IC会员卡支付七折后的洗衣费共计421.40元。洗衣店为此向P出具洗衣单,洗衣单对咖啡色毛衣的标注为:羊毛(绒)衫咖啡色38元,瑕疵:掉绒,不保虫蛀,污渍。上海律师

洗衣店的工作人员致电P,告知其送洗的咖啡色毛衣有污渍,系漏检的情况,并将污渍照片以手机短信的形式发给P。P于当日至洗衣店,查看咖啡色毛衣后表示,咖啡色毛衣的后背及袖子上的白色污渍在送洗时并不存在,系送洗后造成。涉案咖啡色毛衣系PRADA牌,于2015年在英国购买,价格折合人民币约3,900元。

P提出诉讼请求:洗衣店赔偿P洗衣损失3,000元;洗衣店退还P洗衣费38元。洗衣店的工作人员对送洗的9件衣服进行了检查并对衣服瑕疵进行了标注,P在洗衣单上签名确认并支付洗衣费421.40元。次日,洗衣店的工作人员致电P,告知送洗的衣服中有一件PRADA咖啡色毛衣有比较大的污渍,不能清洗,要求P去处理,并通过手机发来一张毛衣污渍的照片。P于当日下午赶至洗衣店,查看毛衣后明确表示该毛衣上的污渍在送洗衣服时并不存在,但洗衣店的工作人员却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上海律师

后P投诉洗衣店,洗衣店均表示毛衣上的污渍不是他们造成的,是收取送洗衣服时没有仔细检查,仅同意退还洗衣费。P认为,洗衣店作为专业从事洗衣服务的机构,在接受P送洗衣服时已仔细查验衣服上的破损及脏净等外观情况,并在洗衣单上予以详细注明,在时隔一天后才告知衣服存在污迹并拒不承担赔偿责任明显有违契约精神。上海律师

洗衣店辩称,因为当天洗衣服的师傅不在,因此收衣服的人不是洗衣服的人,收衣服的时候没有看得那么仔细。第二天,洗衣店的工作人员在进行洗衣服前的预检查时发现P的毛衣上有白色污渍,但洗衣单上没有标注,属于漏检的情况。洗衣店就根据上海洗染业行业协会《上海洗染行业消费争议处理意见》的规定,马上联系P,并将污渍情况以手机短信的方式发给了P,P看后认为是清洗的责任,但洗衣店一再申明毛衣尚未清洗,双方因此发生了争议。洗衣店只愿意承担漏检的责任,不同意承担清洗的责任,并愿意将9件衣服的洗衣费421.40元退还P。

P将涉案毛衣送至洗衣店洗涤,并支付相应洗衣费后,与洗衣店产生了服务合同关系,洗衣店据此负有妥善保管送洗衣服并进行清洗的义务。现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涉案毛衣上的白色污渍是否系送洗后造成。P送洗涉案毛衣时,洗衣店的工作人员经过检查未发现涉案毛衣上有白色污渍,可视为洗衣店收取了不存在白色污渍的涉案毛衣。现洗衣店辩称其漏检了涉案毛衣上的白色污渍,理应就其主张承担举证责任。上海律师

虽然洗衣店提供工作人员检查衣服的视频,但鉴于该视频没有完整反映洗衣店从收取涉案毛衣至发现污渍的整个过程,故该证据不足以证明洗衣店的观点,洗衣店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因此认定涉案毛衣上的白色污渍系送洗后造成。据此,洗衣店因保管不善等自身原因造成了涉案毛衣的白色污渍,理应对此承担违约责任。关于涉案毛衣的损失金额,综合考虑衣服的污渍程度、自然损耗等因素,酌定1,000元。至于P要求退还洗衣费38元的诉请,因洗衣店确认涉案毛衣尚未清洗,亦明确表示不愿意继续清洗涉案毛衣,故理应返还涉案毛衣的洗衣费,但返还的金额由本院根据P实际支付的折扣后金额予以调整。上海律师

依照《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判决如下:洗衣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P衣物损失费1,000元;洗衣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P洗衣费26.60元。(2018)沪0104民初14889号

地址详见网站首页,电话:13917766155

本站内容众多,具体可查看导航条的网站地图来寻找需要的信息

版权:律师法律咨询